月lava

也是七九。

不萌DC。
病得不轻,别来理我。
只嗑药不产出。
轻易的爱和更轻易的恨。

时间课代表的时间科代表。
爱城。

写没人看的念叨。
努力变得更有趣
售后?什么售后?

你所拥有的一切。

脑洞来自奇异博士和一个我并不会介绍前因后果的权利全部归于谠簇的无赖帮全员AU。实际上我就是来矫情一下的,因为最近很难过

弃权:人物和设定全都不属于我。人物是DC的,设定是谠簇的。我只有一点点脑洞和全部的矫情OOC。


一个大纲


大概在很久很久以后,久到邪神完全忘记自己曾经是过人类这件事以后,他在一个并不存在的空间看到了一个人。他安静地停顿在原处,复生又再次死去。邪神觉得这很有趣。他在自己的存在之处观赏那个人类不停地死去,都有点不那么注意外面的世界了。

然而乐趣从不是无限的,当邪神第三次看到那个人被同样的石头碾碎在地上又拼回一起时,他变得无聊了。他需要点什么来打发时间。毕竟有趣的人类并不多见。

于是邪神降临了,他的法力刚刚好能通往不存在之处,落在那人身前。彼时那个人类刚刚从毒气中生回溃烂的皮肤,只有一张脸尚是完整无痕的。

邪神俯视着人类,未及开口。那人类露出一个细小的微笑,抢先用被剧毒烧伤的喉咙发出了声音。声线失真,依稀能听出一点口音。

他说:“你好啊Mark,我们来谈条件吧。”


邪神对他的称呼只迟疑了一个存在之处的时间单位。他对于该如何签下契约早有打算,而人类不可能欺瞒邪神。这不过是他永恒时间中的一点点调剂,以而都没过多在意契约内容。

人类不可能赢。


他停掉时间,以离开无尽的痛苦为诱惑,提出代价。那人在一把刀子飞来的空隙之间微笑,表情极不配那张脸。他没有说出不字。

“好呀Mark. 接下来我们去哪里呢?”


邪神看着人类把手指搭上狙击枪,怀念地舒展开。

“我真的忘记上一次我伸直手指是什么时候了,Mark. 或者说我上一次伸直手指之后没有被钉进钉子打碎扭曲是什么时候了。”

他留那人独自言语。


契约完成之时,那个人类又回到了不存在的空间。邪神对这次游戏很是满意,甚至没有在意离去之前那个人类脸上的笑容。就像他也不会在意他自以为的对其命运的玩弄究竟是对于Evan来说是多么重要的记忆,重要到就算经过一千次一万次的死亡Evan也会让那记忆像他本人一样停顿在无处的时间里,有如他记忆中与生俱来根深蒂固的一部分,变成他记忆中与生俱来永不缺失的一部分。

虽然他不会赢,但他输得起。

因为那短得几乎等于不存在的重逢是在他无数熟悉的疼痛与循环之中唯一完全陌生而不会再见的永恒。










实际剧情

很久很久以后,久到就连邪神都能秃头之后

Evan:噗

Mark:笑屁

Evan:成为火云邪神的代价是秃头吗

Evan:噗

Mark:

Evan:这画面我能记一辈子

Mark:

Evan:不会忘哟

评论
热度 ( 5 )

© 月la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