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lava

也是七九。

不萌DC。
病得不轻,别来理我。
只嗑药不产出。
轻易的爱和更轻易的恨。

时间课代表的时间科代表。
爱城。

写没人看的念叨。
努力变得更有趣
售后?什么售后?

[大事件]好凶帮-无尽之暗Endless Darkness(3)

时隔多日的更新,虽然其实也没人看。

祝我们的时间公主永远的马猴理工男蟹簇生日快乐!!!
很好城爱你,双子城爱你,比Hart。
艾特今儿早上开电脑了再补,么么哒

(事实上这只是其中的一半,呃……后半段我会尽力在一天之内完成的(。


—主世界E233— 

杀人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偶尔大家无所事事的上午,染会跑去跟簇挤一张沙发,问他消失的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曾经某次由于重启而发生的事故,簇掉进了异世界。再次出现的时候,就是和领队一起从那个地方回来了。有关为什么谠也会出现在那边和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簇一直讳莫如深,从不提起。所以有关这类问题的纠缠最后都会变成打架斗殴,互相向对方大力投掷沙发靠垫并且把所有触手可及的人都拉进战场。对此狐的评论是:染就是闲得卵痛想找架打吧。 

然而事实上,染并不很在意簇的回答,或者他回不回答。她对于空间的波动感知与常用脑的狐不同,没有那么敏感,对于空间撕裂也很难意识到,事故发生之后还是狐先意识到了不对开始找办法。 

但簇回来的那天,在短暂扯开的空间通道旁边。她是第一个看到他们两人的。先走出来的是谠,然后是后面面容疲惫的簇。

 她依旧记得簇平静的眼神和身上久久没有散去的血腥气息。 

对于这个事情狐的解释是当时簇因为种种原因,掉进了现实空间和N52空间之间的缝隙里。原本重启应该只是连接了这两个世界,两个世界中间应当只有虚无。仅有的只言片语簇提到过他的能力在那个异世界似乎并不能用,虽然后来因为强行求生打破了禁锢发展出了与从前不同的控制时间的方式,但是哪怕短时间失去能力对于平常较少依靠身体的能力者来说都是致命的。 

所以染猜也能猜出来大概发生了什么。她纯粹是觉得屋里特别安静不舒服才会挑起事端。

 一旦太安静了,那股浓厚的愧疚就会压在她的肺上,呼吸困难。

 大多数时候,狐都是帮簇的。这是一种奇妙的正义感,可能源于狐几乎不变态的正常心理状况。另外一边就不一样了,染是24/7的变态,碗虽然没有那么外露也意外地抖s,这一切的对比都让(没有谠在旁边时的)簇看起来无比处于弱势。欠抱着仅存的完整的沙发垫躲到角落里观战,丝带早就跑到厨房刷可爱多副本了。一般来说,底累是不参加这种大型娱乐活动的(因为他的能力收拾起来太麻烦了,打完一次就要烘干战场)。平常会在染和簇之间摇摆不定并选择脱战的秦岭前两天刚刚空间移动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还没有回来,底料一般不住在故居,所以看起来声势浩大的打闹其实只有四个人参加,染试图让自己的大鳄鱼加入战斗时被狐丢到了沙发上,埋在垫子之间尖叫。 

战事胶着一段时间之后,就要打破“日常斗殴不使用能力”的不成文规定了。之前的物理攻击变成了染拉着碗追狐,狐躲着她们,碗试图给用了能力的簇穿小裙子,簇试图在下一次重启之前念出时间暂停然后在时滞里用垫子狂砸染。战况主要是五五开,狐作为一个(自称的)脑力劳动者没法跟两个体力输出打消耗战,还会被尖叫着(?)闪躲的簇撞上。

 一片欢声笑语啊。 

误伤是难免的。除去不知为何还坚守在客厅主战场的欠,另外一位被战火溅射到的人自己也没有想到会被影响到。起床意外早出门采购的谠刚好在战况激烈之时回了水怪故居,拎着几个袋子要进门。刚跨进门时就听到了乒乒乓乓,还没看到现场,下一刻,他就站在了门外面,手维持着推门的姿势。

谠翻了个白眼:又开始重启了。

 他的白眼还没翻完,周围倏然变换,他离门又远了一点。 

“我日。”

 这个副作用并没有想到,然而他只是想进个门。 再次意识到又重启了是他眨了个眼的功夫,门好像又远了一点。隐隐听到簇时间暂停的吟唱,谠抓紧了手里的袋子,准备冲刺。 

然后他离门又远了一点。这不能啊以前簇解除时间暂停之后他都是反应最快的那个??? 

就在他疑问的时候,周围世界又恍惚了。 谠绝望地想要走进门,但是连续重启的结果就是这么残酷,离固有时间线越来越远。 

他看着自己一直被重启到院子最那边,绝望地看着门口。

屋子里吵闹的声音,也越来越远了呢。

 出离愤怒。

 火星机甲术,发动。

 经过一番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改变,谠成功进到了屋子里面,并成功引起了还在斗殴的四个人的注意。实际上欠一开始就注意到了,他就是不说。 谠放下手里的袋子,深吸一口气。

 “你们他妈的都这么闲还不他妈的都滚出去抢劫!”


 很好侠飞着赶到的时候就发现一群懒洋洋的银行抢匪,其中一位主要罪犯甚至都没巨大化身体,就在旁边有一搭没一搭地砸着银行的墙。周围的警察都被这种“我们根本不想抢银行”的气势震慑了,围成一圈不敢靠近。

 碗抬起头,看了看连领带都没来得及解开,制服里面还能看见西装衬衫领子的很好侠。今天大家都提不起劲啊。

 狐说:“你看,都怪你们,他上天了。” 

染:“这锅我不背。” 

簇:“你不背谁背。”

 染:“老四背。” 

谠:“你拿错剧本了。”

 染:“哦。” 

有个固有设定是每逢初次重启之后很好侠有一个小时可以起飞,时间不叠加。会飞的人一向有优势,是这样的。不过看起来今天大家都不是很在状态。很好侠看着十几分钟过去了也没有实质性进展的好凶帮,不知道该不该打断他们。周围的警察已经大半都散去旁边的咖啡店逃班了。

 很好侠在天上不知所措地飞,好凶帮在地上懒洋洋地抢银行。 

终于半路赶来参与砸抢活动的底料看不下去了,抬头看着很好侠:“下来喝一杯不?” 

人民的正义战士脸上可疑地一红。


-极其不要脸的TBC中的tbc-



(划掉)谁还记得设定里很好侠以为底料大人喊的“我要找男朋友”是对他喊的?(划掉)

评论 ( 4 )
热度 ( 18 )
  1. 解簇月lava 转载了此文字
    而我气质出众,喜欢在抢银行的时候搞浮雕艺术。爱染,谢谢染,啾
  2. 低沉懵逼月lava 转载了此文字
    忙着拿错剧本

© 月la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