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lava

也是七九。

不萌DC。
病得不轻,别来理我。
只嗑药不产出。
轻易的爱和更轻易的恨。

时间课代表的时间科代表。
爱城。

写没人看的念叨。
努力变得更有趣
售后?什么售后?

【原创】有你的地方(pipster,短,傻白甜尝试)

开头无能星人。

副标题叫做“两个爱好定向却没定向在一起的宅男该如何hang out”,取材自我和某宅女悲痛的三小时外出讨论。

出柜后(bu)奔(yao)放(lian)大大有,借梗有。不合适会删掉。

 


听到James这么问的时候,Hartley甚至连头都没抬。

“你有什么喜欢的地方吗?”

“我们不出去约会,James。”Hartley停下笔,在一个音符后面画上一条竖线,“这周末你答应过我的。”

“那下周呢,下周末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不屈不挠地继续问着,诡术师挤进魔笛手正坐着的那张小沙发。Hartley无声地叹了口气,往旁边挪了挪,在谱纸上画出一个圆润的全音符。“下周末Leonard要去中心银行。你知道的,每逢周末,一周赚到的钱都会从分行转移到总行,刚好可以一网打尽。全员任务。”

“下下周末……”

“如果不去抢劫的话,James,我们要去听音乐会,记得吗?那个金发的指挥家?感谢闪电侠和他在警察局的‘朋友’我们才能拿到票,你同意陪我去的。”

金发的诡术师懊恼地抓了抓头发。“真的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比如……”

“比如博物馆?说起来倒是有闪电侠博物馆,他们刚给第三代闪电侠立了一座新的雕像,我是想去很久了,而且——”Hartley画下一个升记号,思考一秒之后又把#号划掉,重新画上一个小节重复记号,“——承认吧James,我想去的地方你都不是那么想去,你想去的地方显然并不适合我。如果只是在外面坐一个下午,跟在安全屋里没什么区别,也会有Axel说——”

他提到的人应声而出,抱着一堆瓶子跑过去,经过他们的时候大声地唱:“诡术和笛手,坐在树上~”

Hartley把自己的话补完:“——这样。”

对着桌面发愣的James盯了纸面上新出现的冒号和两条竖线一秒,跳起来追着Axel跑了过去。在某个阴暗的角落用不明物质不明颜色不明能不能洗掉的半流体把小诡术师的发型弄成了暴雨云下的天气巫师(嘘)之后,他跑回来,又硬挤到了Hartley边上,盯着他移动的手发呆。

等Hartley写了两个小节又哼了一句新出现的节奏,James又开口:“你在写什么?‘赖账的农民’*还是‘小孩小孩跟我走’*?”

魔笛手笑笑:“是‘老鼠马戏团’*。”

James真切地为这个念头打了个冷颤。

安静了也许有一分钟(创纪录性地),James移到了沙发扶手上,背对Hartley坐好,然后直直躺了下去,正好把头压在桌面的曲谱上。鉴于沙发很小桌子又不高,他基本等于躺在了Hartley大腿上。

然后扭动。

其实也不能算扭动,只是因为角度奇怪他的身体拧得跟什么柔韧度表演一样,只好动来动去试图把自己躺得舒服一点。

举着笔找缝隙的Hartley无声地叹了口气,把笔放到一边,然后低下头,把额贴在金发诡术师的头上。一个打横一个坐着低头,他们的视野都很奇特,都只能看到对方的一只眼睛,和对方的头发。于是诡术师闭上右眼,用一只眼睛看着Hartley的眼睛。

蓝色的。透彻的蓝色。没有厚厚的绿色眼镜遮蔽。

Hartley说:“别闹。”

James伸手搂住Hartley,眼睛不眨。

“……是有地方可以去,”Hartley看着他,抬起左臂扶着James的胳膊,“但是你不一定会想去的。”

刚从外面回来的Evan看到他们两个人姿势诡异地贴在一起,脚步匆匆落荒而逃。

“下午Roy说有个画展,不过要求正装出席,你确定你有不夸张的领带可以打?”

“正装太简单了,我不喜欢。你的制服也是,好单调,都叫做‘花衣’吹笛人了,不带个粉领巾或者脚环之类的?”

“……你的品味还是一样的糟糕。说了这么久我喜欢的地方,那你呢,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哦或者,最近城里回来了一个马戏团,听说他们的戏法还不错——虽然你总是觉得Mick比他们任何一位火焰演员都强,而你比他们任何一位魔术师(magician)都强,他们的把戏(trick)都不如你变的那些。所以呢,你有什么喜欢的地方吗?”

沉默了一秒,James作势要起来。Hartley快速移动过去吻了一下他的唇,让出了上方的空间。

诡术师坐起来,又沉默了一秒,接着用“我做出了重大决定我要放弃生命”的语气说:“那就去画展好了。”

魔笛手笑:“好,等我写完这个曲子就去。”

 

结果他们还是没去成画展,几番与西装和领结领带纠缠还是放弃了,有的人坚决捍卫他带蓝黄斜纹领带的权利。

于是最终他们去了马戏团。除去James在喷火表演时一直在“啧啧”,后来一直不停地拆穿魔术师的表演手法和暗箱,直到Hartley用笛子戳他低声说了句“诡术师马戏团”才作罢之外,还算是波澜不惊。

回安全屋的路上,James一路都没有好好走道。Hartley跟在他后面,不急不缓。终于James在一根路灯下面停住,心机地找了个灯光下照得他最帅的角度,回头说:“我突然觉得,在某个咖啡馆之类的地方坐一个下午不是什么坏主意。”

魔笛手笑笑。他站在黄色的光晕之外,手里的笛子闪着光。

他说:“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叫你在安全屋陪我呢。”

于是James退了半步,站到灯下的阴影里,把Hartley扯近,和他接吻。

松开之后,他们一同回去。Hartley在手里的笛子上按出无声的节奏,轻声哼唱。

Trickster and Pied Pier

Standing near the light

K-I-S-S-I-N-G
First comes love
Then comes death* 

 


*均为花衣吹笛人中的情节

*捏他“跳蚤马戏团”,传说有人能让跳蚤们在微型马戏团中表演

*原文为“XXX and XXX/sitting in a tree/KISSING/First comes love/Then comes marriage”

 

槽点小剧场:

“所以……为什么我们不能周一到周五找一天去啊?明明我们又没有工作日。”

“因为我们是每周只发行二十多页一本的期刊啊,”Hartley说,“我们没有周一到周五。”



是的有强塞N52太太和自己AU文里的马戏团【x

时间设定是倒计时前……嗯【。

……呼,感觉marriage不适合pipster【???】所以改了下词,不是有意夹刀,谈人生退散【光速遁走

臭不要脸地打一下tag

评论
热度 ( 22 )

© 月la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