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lava

也是七九。

不萌DC。
病得不轻,别来理我。
只嗑药不产出。
轻易的爱和更轻易的恨。

时间课代表的时间科代表。
爱城。

写没人看的念叨。
努力变得更有趣
售后?什么售后?

【原创】【无赖帮粮食】Into the Dreams(AU,G,隐CP向)

虽然这是个傻白甜群像,但还是稍有CP向的,不喜不要看

了解AU设定和小剧场走→http://virginiacr.lofter.com/post/213621_72258a0

CP:MickLen,Pipster,DiggerSam,MarkEvan,Liscoe,微OwenAxel

太太入帮时间延后,在大大退帮FBI后被大大拉进帮设定,除此之外一切基本遵循漫画时间线。

最终危机倒计时是什么啊我们不约不约。

一切有病没药的丁日大事件我们都不约不约。


OOC,中英混乱,剧情已吃,废话多。

我警告过你们咯……

另外这篇居然是我第一百篇lo,我感觉我也是话唠得没谁了



倒数(35)

第一章  寒冷队长的零度戏法


——

头条:Rogue马戏团回城!

结束了为期五年多的全国巡演之后,Rogue马戏团又回到了双子城!来自本报采访,马戏团团长Snart先生表示,这次回归将会是长期停留,他们会往来于楔石城和中城,并且一段时间内不再外出巡演。……

诞生于中城的Rogue马戏团是██年前由Snart先生一手创建并逐渐发展的,如今已经成为微有名气的团体组合之一。……

……,成员多有变动,但主体构成比较稳定,……

……,将开始演出!每周一次,每场人数限定,欲观从速!

——

 

Hartley正在埋头填James之前落下的文书,就看到一份报纸落到自己眼前,发出“啪”的一声。FBI每次出任务都是有文书工作的,当然James是从来不写的,于是就只好由他最好的搭档Hartley来补上。

James Jesse和Hartley Rathaway,FBI现役最高效的组合之一,两个人都是半路进入的系统,都有不明晰(也没人敢问的)过去。上边对招募他们两人曾颇有微词,主要是由于Hartley执意要拉上James(虽然是James先被招募的)而不是因为David Singh的大力推荐。不过看到他们无懈可击的任务报告(大多数都是Hartley填的)之后,上边也就不再过问。

捡起报纸,Hartley抬起头看着James·我不会踏出办公室半步·没什么我在办公室解决不了Jesse,他跨过了天堑一般的从他的办公桌到他办公室门口再穿过走廊到自己办公室门口还走到了自己桌子前面的距离,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份报纸?

“看看头版。”

Hartley这才低头看着手里的报纸。头版是有关一个名叫Rogue的马戏团……Rogue……

“没错。”James的表情有点难看,“就是当初我退出的那个马戏团。”

 

早年间James是以空中飞人出道的,这倒不是说他和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隔壁不知道哪的高谭市的飞人家族有关系。他加入Rogue马戏团已经是后来的事情了,那时候他给自己做了一双飞行鞋(对于走钢丝的恐高患者有奇效)可以踩着空气跑到天上去。接着他转型做了诡术师,和当时刚刚开发出冰冻枪的Leonard Snart一拍即合,开始了Rogue马戏团。后来马戏团日益扩大,节目也从两个变成了五个(感谢Digger,Mick,Mark和Sam,还有帮忙的Lisa和Dillon),他却有点不想待下去了。于是他退出了马戏团,过了一段无业四处闲逛的时光。那个时候他遇上了Hartley,一个将笛子和音乐用得出神入化的曾经失聪者。Hartley刚因盗窃抢劫多种罪行刑满释放,他和James挺聊得来。被招募之后两个人都闭口不谈过去,而当时Rogue马戏团正在城外进行无定期时长的巡演。

日子一直很平静,直到今天,Rogue马戏团大张旗鼓地回归双子城。

在FBI的档案上,Rogue马戏团是受到高度怀疑与多起连续抢劫案有关的犯罪集团,但他们从未找到证据证明。似乎每一起抢劫案发生时,被怀疑参与抢劫的马戏团成员都有确凿的不在场证明。James曾被问询过是否能指证他们,但他对马戏团的记忆十分模糊,好像都在快一年的不稳定生活(还去当过电影特效师)中被磨损掉了。他唯一能记得的就是马戏团成员各自都有什么能力、他不想再待在马戏团中,但具体原因也记不清了。FBI高层因为此事对他颇有微词,甚至曾经想派催眠师来,多亏Hartley帮忙(一点点小的越过法律),他没有被捆在椅子上盯着晃来晃去的怀表。

而如今马戏团又回来了,而且是声势浩大的回归。上层几乎是立刻给James下了命令要他彻查,最好(他们话里话外这么暗示着)直接把他们拿下,否则就要怀疑James的忠诚和一大堆废话。

这一切导致FBI探员Jesse先生很是不爽。一方面是还没闹翻的老朋友,一方面是高层施压,哪边处理不好都是大麻烦。Hartley理解,于是他问下一步该怎么办。

“想不想去看马戏表演?”

 

第二天晚上就有马戏团的演出,James动用了一点关系拿到了名额。站在门口收钱的高壮青年是个生面孔,James以前没见过他。Rogue马戏团从不轻易雇佣外人,尽管这是他以前没见过的人,也应该是有什么关联。

他注意到青年裤子后兜里插着的回旋镖。

进场找了个对舞台来说很别扭很高的偏僻角度,他们坐定。Hartley问他我们不是来看马戏的吗,James答我不想被看见。

于是Hartley明白这只是个观察敌情的幌子。

这个马戏团和普通的马戏团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例如他们的表演棚是露天的,除了观众席被遮蔽,舞台整个是在星空之下的。有关Rogue马戏团的一个传闻之一,就是他们从未遇到过如暴雨等天气,从未中断或取消过任何一场表演。甚至有人为此开过赌盘。James听说之后嗤之以鼻,他说Rogue马戏团的表演远远不止障眼法,不过是演得像假的罢了。这是James很少提及马戏团的其中一次。

另外一个就是他们限定人数,不限定座位。这点倒是易于理解,James解释道,他们都是一个节目表演到老,一次太多人看之后就没有观众了。所以短时间内不允许同一个人看两次马戏也是一个道理。

观众都坐好之后,灯光暗下来,表演开始。报幕也是个新的、跳脱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年轻。James回忆道,以前都是Lisa和Roy(他们的灯光师)轮番上阵报幕的,如今也有专职报幕人员了,可喜可贺。第一个节目是“寒冷队长”和“热浪”的冰火秀。灯光开始在观众席上无规则地晃动起来。

首先出场的男人穿着蓝色紧身裤和紧身背心,外面套着无袖厚帽衫,帽子拉得很低,几乎挡在了他厚重的方形的蓝色护目镜前面。他抬起手,从双手里喷出冰,建出了一堵厚厚的冰墙冰墙建好之后,他垂下手,而交错的冰线已经顺着他的胳膊爬到了手肘的位置。

“寒冷队长,Len Snart.”Hartley听到James解释,但他的声音夹杂着困惑和惊讶。“他以前的表演不是这样的……我走之前还是……”

然后冰墙燃烧起来,不似融化却像真正的燃烧,从底部露出的大洞里走出一个裸露着上半身的人,他带着一个十字固定在胸前的装置,从胸前喷出火焰,脸上是潜水员似的圆形大护目镜。“热浪?”“对,Mick Rory,但他以前也不是这么……”James没有说完就停下来了,他盯着舞台上的表演。

巨大的冰凌出现,又融化沸腾。厚重的蒸汽凝结在舞台上方,从露天的地方飘散出去。Hartley明白了舞台露天的原因。

表演还在继续,有那么一刻似乎整个舞台都被热浪点燃了,四处都是熊熊燃烧的火焰。下一秒火焰瞬间变色凝固,火焰形状的冰簇充满之前的空间,星点的红光点缀在其间,是还没有熄灭的余烬。之后余烬迅速膨胀又变成巨大的火球,冰簇再次被高温气化,在浓厚的雾气中巨大的冰城堡拔地而起,从它的窗户中喷出烧灼至白金色的火焰。这也是它们,冰与火唯一可以共存的机会,极低的温度和极高的温度。无数次的穿透、折射和反射,光在一瞬间明亮到极点。那之后平衡被打破,夜空重新降下黑暗,火焰缩拢,冰块融化,冰与火的同舞也许还不到半秒,以前的一切又化为乌有。

看了几分钟表演之后Hartley就了解了很多事情,比如为什么他们要带着护目镜而观众席没有靠近舞台,因为这个表演实在是太过明亮,本身耀眼的冰再加上火光,整个表演棚里都不需要灯的存在。再比如——

他看到一个小孩子翻过了观众席的栏杆,朝着舞台跑去。身后的家长发出斥责和呼唤的声音。一个小插曲。

然后,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寒冷队长的左手一挥,那孩子被冻在了靠近舞台的地方,变成了一块静静的冰雕。

场里所有的观众发出了哗然的声音,Hartley已经摸出了笛子要起身,舞台上的寒冷队长和热浪依旧仿佛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般,进行着他们繁复而精妙的冰火表演。这时James伸出手拦住了Hartley,在紧接着的冰发出的光芒里,Hartley清楚地看到他在笑。

“再等等。”

于是Hartley坐回位子上,笛子仍然紧紧地捏在手里。又过了漫长的好几分钟,他说:“那孩子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再等一下。”

一会儿,又是看似无意的转身,热浪胸前的火焰掠过了那座冰雕,Hartley的心一紧。然而火焰消失之后,那孩子跪在地上,除了浑身湿透,看起来毫发无伤。场中的观众都鼓起掌来,James在掌声中解释:“这是他们的保留节目,寒冷(Cold)的能力实际是制造出绝对零度,人会瞬间被冷冻而不受到伤害,热浪的超级高温可以迅速解冻他,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之前都是要请人上台特意表演的,这也算是一个临场发挥。”他笑起来,“你运气不错。这么难得的机会不是每一场都能有的。以前他们的表演远没这么戏剧化。”

Hartley刚要回答,一束灯光晃过了他们,他眯起眼睛。旁边的James迅速收敛了笑容,低声骂了一句“该死”。

“怎么?”

“刚刚被灯照到了,希望没有被发现……”

“被谁?”

“他们的灯光师。你读过档案,Roy G Bivolo,Rogue马戏团的色盲天才灯光师。刚刚灯光过去得很快,大概不会……”

就像是听到了他说的话,舞台上的寒冷队长短暂地抬起头,目光扫过观众席的这一边。隐隐约约地,虽然他的脸几乎被目镜和帽子遮住,Hartley还是感觉他似乎是笑了。随着寒冷队长重新低下头,James这次骂出了一串单词,以有力的短音节作为结语。

“他看见我了。”

 

Hartley并不是太理解James这种“熟人恐惧症”,但想来他们是自己未来的目标就觉得这种忧虑也是有道理的。

比起有点坐立不安的James,寒冷队长似乎没有因为刚刚的熟人相见而烦恼。热浪退在一旁,留他一个人在舞台中央走来走去,时不时在身旁竖起一堵冰墙。看似随意,其实逐渐构成了一座迷宫。

最后一堵墙立起来的时候,Hartley发誓他在上面看到了一个由冰构成的“Hey”。

尽管不到半秒冰墙就被加厚,那个词被盖了过去,但看到James脸上的表情,Hartley还是确信自己没有看错。之后火焰席卷而过,迷宫摇摇欲坠,因为冰层薄厚不一融化程度不同,构成了另外一幅全然不同的景象。Hartley跟着观众鼓起掌来,James看着台上寒冷队长和热浪错身而过,脸色越发阴沉。

 

交换位置时,热浪和寒冷队长短暂地交流了一下,他也注意到了冰墙上的Hey。

“咋(What)?”

“James。”

“回来了(Back)?”

“打招呼吗(Say hi)?”

“帮个忙(Little help)?”

然后他们分开,寒冷队长走到舞台另外一端,举起手,开始做谢幕表演。

 

那面透明到几乎不存在的冰墙拔地而起时,全场都开始鼓掌。操纵低温到这个地步,也实在是精妙,Hartley感叹着。那面墙越长越高,几乎都要触到表演棚的顶部,最上面的许多观众伸出了手,似乎是想要触摸面前的墙。由于足够高的透明度,面前的景象都开始变得诡异起来。接着大火蹿起,在透明冰墙的前后通过折射制造出了奇妙的光影,无比炫目。而这次Hartley也确定他在冰墙消失前的那一刻清楚地看到明黄色的火焰中有深红色的“Hi”一晃而过,应该是冰墙上一部分字母形状的冰突出厚度增加,使得火焰温度与周围不同。当然如果不是刻意去看,大概只会觉得是眼花。

冰墙顷刻间消失成为雾气一团,站在干燥舞台上的热冷二人向观众鞠躬致意,冷队抬起头时对着James笑了一下。FBI探员大约是哼得太明显了,旁边的观众好奇地转过头来看发生了什么。

随着他们退到幕后,灯光暗了一下又亮起来,走上前四个人。两个服装相仿的人中较矮的那一位举起手中奇形怪状的枪,打出的不是子弹而是形状不一的镜子。而另外一位穿着绿色披风发型飘逸的人已经浮了起来,身周隐隐出现了乌云和旋风,还能看到眼睛周围爆出的闪电。坐在Hartley左边的观众感叹起来特效做得真好,James发出一声憋住的嗤笑。

一个带着围巾的人站到了镜子迷宫的中间,对着一面镜子抛出回旋镖。所有人都以为镜子会碎的时候,回旋镖却像被吸进去一样消失了,没多久又从他身后的一面镜子中飞了出来,被反手接住。报幕的人带着愉快的语气介绍这位是回旋镖队长,另外两位穿着橙色衣服绿色头罩的是镜像大师,这次镜子戏法的主要表演者。而那位飞在天上的是天气巫师,为了特效我们将会关掉灯光,由他为我们带来特殊的闪电效果。

“Mark Mardon,Digger Harkness,Sam Scudder,另外一位镜像大师应该是Evan McCulloch。镜像大师倒是没怎么变,不过Mark这是什么衣服……”James低声念叨。

表演棚里瞬间黑了下来,只有隐约的星光标示出顶棚的存在。接着一道闪电瞬间劈开黑暗,真实得仿佛就砸在面前。镜子包围中的回旋镖队长身旁都是嗖嗖飞行的回旋镖,至少有十几个,不停飞进镜子里又从别的地方飞出来,仿佛通过了另外一个世界的通道。上空不时的闪电照亮舞台,回旋镖上金属片的闪光让它们看起来像无数的刀子,站在中央的回旋镖队长脸映上闪烁的光斑,看起来无比凶险。不过他本人倒是神态自若,随意地抬起手从回旋镖群中截下一支,接着又是另一支,最后全部停止观众才发现一开始就只有三个回旋镖而已,其他都是镜子制造出来的效果,精彩之处在于镜子中完全没有回旋镖队长的身影,镜子摆放的位置微妙地避开了映像。

他退到舞台左边,另一位镜像大师和一直飘在旁边负责制造光的天气巫师走到舞台中央,随着镜面反射出现的闪电暴雪和风雨让许多观众纷纷惊叫起来,以为棚子里真的开始下雨了。

不过James并没有欣赏表演,他一直盯着舞台旁边的镜像大师,看起来十分紧张。那个镜像大师抬头往这边看了一眼,扭身钻进了旁边的一面镜子。James迅速坐直了,使劲拍打一旁的Hartley:“你有没有带着镜子?”

完全不知道他在干什么Hartley在兜里摸来摸去,真的摸出了一面小圆镜。嫌弃地扒拉开他的手,把镜子递过去:“干什么?”

“看。”James一指,原本应该在舞台上的镜像大师居然现身在了镜子里,正冲他们挥手。Hartley还能听到他在镜子那一边喊“James你回来了啦?”。

这不符合物理规律啊,镜子只是银和玻璃而已,Hartley伸出手想试试看他到底是真的还是什么小把戏。

“Sam Scudder,第一位镜像大师。我建议你最好现在还是不要去镜界。”金发的FBI探员挡开Hartley想要摸镜面的手,不管里面的Sam发出抗议的“嘿!”用力把镜子摔在了地上。一地的玻璃碎片,里面的人也没了踪影。

“你干嘛摔我的东西?”Hartley抱怨。

“再不摔他没准还要出来坐下跟我们聊会儿天呢。”James完全忽略了旁边观众嫌弃的声音,死死盯着舞台。没多久那位镜像大师就从另外一面镜子中跑了出来,看着这边比划出了一个“七”的手势。

“打碎镜子要有七年坏运气咯!”

不过显然James并不是这种迷信的人,他依旧看着舞台上,看到Sam跑去和站在边上的回旋镖队长嘀嘀咕咕,心里一紧。基本完全没有被这个小插曲影响到的Hartley立刻又把注意力放在了旁边天气巫师的表演上,感叹着那根荧光蓝的魔杖。

“魔杖只是逗人玩的。低头Hart!!!”James突然叫道,猛地按着Hartley的后背把他压在了膝盖上。

“什……”

一个词还没说完,Hartley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擦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身后的打灯发出玻璃被打碎的喀嚓一声。他抓住了笛子想抬头看一眼情况,趴在旁边James再次低吼“Hart别动!”,几乎是同时熟悉的感觉再次掠过他的发梢。然后压在自己身上的力量松了下来,他抬起头还来得及看到舞台上的回旋镖队长举起手抓住了一个回旋镖。他身后的一面大镜子上突然出现了镜子大师笑脸的巨幅像,口型比出了一个“Bad luck”,又变回平常的反射镜面。

“Digger的回旋镖可以掷出音速,你警惕性太低了。”James一边整理领口一边说。周围的观众在小声讨论“bad luck”是什么意思,还有被打碎的灯是怎么回事。只有他们知道一秒前的突然袭击是什么,如果刚刚不是James,Hartley估计就会被打到了。他拿起笛子作势放在嘴边,James摇摇头:“没必要,就是打个招呼而已。”

他话音未落,之前一直好像没有注意到这边发生了什么的天气巫师头顶上的乌云开始聚拢,渐渐凝出一个灰色的“Hello”。那几个字母就一直飘在表演棚的半空,天气巫师就像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样面无表情,James目瞪口呆地骂了几声。观众的窃窃私语声越来越大了,背景音乐在雷声和人声中被完全遮盖过去。不过James注意到另外一位镜像大师,镜像大师二代从开始就对这边没有什么反应,兴致缺缺的样子,然而对于目光很敏感,James稍微多看了一会儿他就朝这边瞧了过来。他回忆档案里这个人曾经是杀手,被政府招募又因为某些原因脱离政府。然而只是一眼之后他就再没看过来了,似乎对于前马戏团成员根本不感兴趣。

乌云组成的Hello很久才散去,经过了闪电精准地与看似无限量的回旋镖对轰和几乎分不清谁是谁的镜像大师利用镜子不停穿进穿出,镜子戏法结束了,场上的几个人也鞠躬退到幕后。报幕说下一个节目是尖峰人和金色滑翔翼,先出场的却是寒冷队长,在舞台地面上弄上了一层冰。James皱着眉头起身,也拉着Hartley一起走。Hartley困惑地看着他(“都是最后一个节目了”),金发探员摇了摇头:“相信我,你不会想让Dillon发现我们的。”

 

Roscoe等着音乐的时候发现Lisa在一旁透过幕布的缝隙左右张望。

“你在看什么?”

“Len说有个故人来了,我想瞧瞧,”她继续看,“找不到了,可能是走了吧,真可惜。”

音乐响起,一身金色的带着丝带的Lisa轻柔地滑到冰面上,自我介绍自己是催眠师的助手。随后身着绿黄相间演出服的尖峰人用特别的方式上场,浮夸地讲起了开场白。

 

星期一Hartley到办公室的时候,发现James的办公室门开着,里面有个不认识的人递给了他一份报告,对Hartley点了一下头就离开了。

“起得这么早?”

“你没看新闻?”他随手打开办公室的电视。

“一伙蒙面歹徒抢劫了中心银行!”

他把声音关掉,把报告翻开推过去,里面有模糊的照片。Hartley读着旁边的描述,越读越觉得:“这不就是马戏团那群人吗?只不过衣服看起来不太一样……”

“对。事实上一直以来FBI都在怀疑不少大型劫案都是他们犯下的,马戏团不过是一个幌子。”James点着那些照片,“寒冷队长和热浪,”他指着穿着大棉衣和全身防火服的两个人,“天气巫师和镜像大师,不过不确定镜像大师是哪一位,”飘在后面天上和旁边的玻璃橱窗里的人影。Hartley无端地感觉他说出他们名字时的语气放松许多,甚至还有一丝愉快在里面,与前几天晚上看马戏表演时完全不一样。

“……然后这个……”他捏着那张照片,上面是个大笑的少年,穿着蓝黄配色的服装,“他们叫他诡术师。二代诡术师。”

“……”Hartley还想说什么,被James打断了。他把照片往桌上一摔,似乎在气愤完全不太对劲的东西。Hartley回忆起以前James提到过他曾经的表演名是诡术师,不知道是否和这个有关联。

沉默了一会儿,James重新开口,语气十分不爽:“还有这个。”

另外一份报告是任务书,用十分欠揍的口吻讲了一个十分欠揍的中心思想:Jesse探员曾经有过在Rogue马戏团中的经历,希望他能重新回到马戏团并为FBI找到犯案的证据。Rathaway探员为他的助手。

“我才不会给你当助手,”Hartley说,“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之前发生过什么了?我们真的得去加入这个马戏团?”

“虽然我不知道情况会怎样,但我有不好的预感。这次抢劫的时候刚好马戏团在早场表演,他们把FBI的人挡在了外面直到表演结束,那个时候抢劫早就完了。但是全场几百人都能证明他们在表演,那些表演也没别的人什么人能演出来。以前当然有不少觉得他们的表演平淡无奇随便就可以复制的,后来都无声无息地消失了。”James的脸色特别难看。

Hartley看了一眼电视上循环播放的一些附近监控记录,画面上显然是那些熟悉的人。显然不能靠熟悉感抓人,一个困境。

“你以前的衣服还在吗?”

“什么?”他没有反应过来。

“‘过去’的衣服,”James比划出引号,“那套小孩子故事还是什么的。”

“哦,在的。怎么?”

“再做一套颜色浅一点的,把眼镜换成多米诺,你需要一套表演用的戏服。”

“……所以我们真的要去马戏团了?”

“对。”James看着自己桌子上的照片,“任命难违,该去和老朋友们叙叙旧了。”

TBC


下一章:诡术师归来!

不要被Pilot骗了,这是一篇非常不正常非常放飞自我非常多P话的文

巡演意指N52时期

评论 ( 2 )
热度 ( 31 )

© 月la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