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lava

也是七九。

不萌DC。
病得不轻,别来理我。
只嗑药不产出。
轻易的爱和更轻易的恨。

时间课代表的时间科代表。
爱城。

写没人看的念叨。
努力变得更有趣
售后?什么售后?

【三代绿红】One Day Date

不要转发,不要推荐,只点赞评论就好了谢谢【。写得烂不想被传播【。

我好不容易填了老坑,请给这个混蛋一点关怀。

傻白甜不要往END后面拖



脑洞风暴产物,短,没逻辑,OOC。给狐仔和丝带的碗里扔块糖。不满意也没关系反正没有第二块了【。

设定是新守的Kyle,刚刚融合青灯之后跑到地球找男朋友开小差。别问我为什么,喜欢绿红不要白红,青灯瞬移太好用,就是这么任性。还是红发绿眼的小闪,一如既往主动的Wally。不要管重启之后他们俩不认识了Wally都变样子了,谈恋爱是官方说不就不的吗!

前方OOC十分OOC并少女的Wally预警。巨大量破折号,有私货,我就是喜欢窗台你咬我。

 

关键词:  写给你的Love  地上的烟花

弃权:一切重启墙在谈恋爱面前都是纸老虎【哭着】

 

 青灯同步成功之后,Kyle检查了一下戒指的电量,和Carol打了个招呼就开了瞬移回了地球,就连紫灯的心锚都没拉住。和某位最伟大前辈不同,他对于自己的承诺一向守时。他记得今天Wally有闲,当然如果不闲他可以让他闲——两个人刷中城的罪犯肯定是够用的——于是这么想着Kyle飞到Wally家外面,把自己身周的光芒降得不那么像马路上闪烁的绿灯——不错的的双关——然后敲敲窗户。

比他期待的时间长了一点,Wally居然还花了一秒才走过来拉开窗帘——用走的吗也太慢了——露出了Kyle一直很喜欢的、喜悦掺杂疑问的表情。他打开窗户,Kyle降落进他的屋子里,看Wally——实际上是看周围的东西,他现在也几乎看不到Wally——用不到一秒的时间把屋子里收拾干净,再停在他的面前时已经换好了三代闪电侠的经典黄色调制服,语调欢快——真的很“快”——地说:“是有什么事件发生吗?最近Barry叔叔一直在中城我都没什么事情做了。一起去打击犯罪吧神速搭档——”他大概还准备伸手来击个掌什么的。

于是Kyle微笑着倾身过去吻了一下Wally的鼻尖打断了他的话。得说看他脸红起来马上就要炸毛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不过要是他知道了大概会打他。举起右手,戒指的光芒闪耀着,绿色的制服从右臂开始褪去,面具也随之散在空中,最后露出一个普通样子的Kyle。他把绿灯戒指摘下来放进上衣兜里,然后看着仍然站在那里的Wally——这种时候他总是慢得很——眼睛比平时都好看,是更清澈明亮的绿色,笑着说:“只是一个平常的约会而已。你知道的,普通人那种约会,以前我跟你提过,出去看个电影散个步什么的。”

普通人的约会是什么样子?不论如何,肯定不包括顺路去打击一下犯罪什么的。换掉了制服穿着普通衣服的Wally有点紧张,走在Kyle边上总是不见一下又回来,身后留下一个失去行动能力的人,解释着“他要偷那个女士钱包”或者“他要撬那个人的车”如此这般如此这般。终于在Wally甩下一句“是魔笛手和诡术师——”就准备第N次跑掉的时候,Kyle(及时地)挽住了他:“他们只是出来买个领带吧,除非你要挽救那个刚刚挑了蓝黄条纹领带的人的品味(为什么领带公司居然会允许这种配色出现啊),否则还是不必打扰他们了。”

Wally小挣扎了一下,还是没有挣开Kyle的手。他可能是脸红了,Kyle偷偷瞄他。

随着第三次绕过同一家商店、在电影院吃掉四桶爆米花、换上制服吃了某记的配色甜筒(Wally改了下制服颜色,变成了红色)、第五次停在某个热狗摊并要了双份香肠加芥末酱之后,街道上的人开始变少,天开始黑下来。Wally握着Kyle的手,轻轻摇晃。他转头问:“你什么时候回去?”“大概等到Carol不耐烦为止吧?不过她平时等哈尔前辈总是很耐心。”Wally像是在想着什么又最终下定决心,他松开Kyle的手:“Kyle,你到上面去。”

“什么?”

“带上你的戒指飞到上面——那个楼顶上去。我有个……嗯,惊喜给你。”

快速乐高拼装吗——Kyle回忆起之前被盖带着看的电影。但他没说出来,只是戴上戒指。制服慢慢覆盖他全身,然后上升。Wally抬着头看他,等他缩成一个小点看不清面孔的时候,Wally唰地一下不见了。Kyle纳着闷继续往上飞,然后看到Wally在楼群中穿梭的身影。准确的说,不是身影而是残影。他停在最高的建筑物旁边,看清了Wally在做什么。

不过,他并没有看清Wally,只是看到了Wally正在做的事情。

一个横亘中城的巨大“Love”。黄色的,明显是Wally跑出来的单词。e的结尾技巧性地挑上去,勾出一颗心,而后绕回花体L的起笔,继续描绘那个单词。确实只有在天上、那个高度才能看到,也只有是闪电侠才能写出的表白。尽管没有主语的和对象,Kyle也知道是写给他的。他降落下去,站在L的收尾处,结结实实地被撞了满怀。接住了跑过来的Wally,还没他问,就堵住了Wally的嘴。

中城的居民们今天也看到了绿灯侠和闪电侠当街秀恩爱呢。然而早已被闪惯了(上一个绿灯侠搞得满天都是绿色的烟花)甚至将就连遇到抢银行都可能被热浪和寒冷队长秀一跟头,就不要提魔笛手和诡术师了——没眼看。路人熟练地闭上眼或者戴上墨镜。

开始感觉到抱住的人缺氧的微微颤抖时,Kyle松开他。他的男朋友红着脸,不知道是因为累还是刚刚的吻,急吼吼地开口:“那什么,Hal叔叔每次都给Barry叔叔放烟花,我又不像你们一样可以飞,所以只好想这个办法了,我还特意去问了Barry叔叔,他说我的速度足够能留下残影,只要等晚一点人少了之后方便跑、字更好看一些,可惜我刚刚忘了把制服改颜色了只有一个黄色的心——”他解释了一大堆,眼睛闪来闪去。Kyle笑着看着他说,把他紧紧搂在怀里。Wally的话被打断,头埋在Kyle身前很久,才伸手抱住Kyle。

他们就这么拥在一起,Kyle说“我爱你”。过了好久Wally才闷闷地回应:“饿。”

“我知道。”跑那么大范围那么长距离一定很累了。刚刚在路上吃的那么多肯定也消耗完了。Kyle握紧戒指,柔和的绿光形成一个球体把Wally裹在里面。然后他带着他飞起来:“想吃什么?全世界……不全宇宙3600个扇区的餐馆任你挑。我刚好就知道几家适合地球人口味还不是太远的……”

“……我爱你。”

“我知道。我也爱你。”



END


……对不起我只是想写吃m记的绿红甜筒【。

其实画Love那个我自己也画了一个,虽然画得难看【。等手机修好了拍了发上来伤害你们的眼睛【。











下面是刀子,不要拉

不要拉



不要拉



不要拉



不要拉



不要拉



刷新网页吧



真的



是刀子



别看了



要看吗……



别看



……好吧



你一定要看的话




把支撑我写完傻白甜的刀子说说。我这人有病,没补刀杀写不下去甜的【】新守在凯尔升格成为白灯之后没多久就开了和绿灯联动的对抗光之城唯一后人——孑遗的大事件,并在宇宙尽头与之战斗至和解再到黑灯一事,凯尔在战斗中随孑遗进了那面墙(是不是起源之墙我忘了)并再没出来。绿灯军团至此认为凯尔已经死亡并为他立了衣冠冢。虽然后来证明他没死但似乎有失忆(?)且被小蓝人(凸艹皿艹)挡住消息不外传他还活着的事实,所以对于所有人来说他已经死了。对本文背景下的Wally也是这样,我打了个时间差,而文中是他们(目前意义上的,小蓝人什么时候放话他还活着……)最后一次约会,所以不管是表白还是什么都还算及时。

所以……嗯……食补刀愉快【。

最近剧情似乎他已经活了,不过我也很久没追了所以……就这样吧【】



评论 ( 2 )
热度 ( 5 )

© 月lava | Powered by LOFTER